拉力机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拉力机设备
热门搜索:

散文诗4篇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3:20:58阅读:来源:拉力机设备

修行者

放 下

放下吧,生如白驹过隙,背负太多,步履更加艰难。执著固然可敬,执迷显然矫枉过正。放下不是放弃,放下是留下与离去的升华---留下是因为爱,离去是为了爱。过程如此精彩,结果重要吗?珍存起来,当白发飘飞时,我们与痴情会心一笑。一羯放字诀,可解千般苦。

屠 刀

有人定论,生命是由刀群组成,贪之刀、欲之刀、恨之刀、妄之刀、悔之刀。刀有无数,情刀最钝,砍不断,理还乱。刺向亲人刺向朋友,更为恶毒的是刺向自己,刀影飘飞,伤痕累累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伤人已作孽,伤己如伤天。

立 地

人生舞台本就是一座亘古而神秘的监狱,每个企图逃跑的灵魂经过狼奔豕突之后必定要回到起点。既然逃避无益,何不站定脚下,淡看生生死死缘聚缘散,享受花开花落云舒云卷,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,用双手打出一片天地,让虚妄远离。

成 佛

地狱总要有人去的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我们曾经说过:幸福其实很简单。一饮一知味、一啄一甘甜,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乾坤。从细节中发现幸福,从痛苦中辩证幸福,从欢快中储存幸福,将微笑、开心的元素注入每一天、每一分、每一秒,然后散发与亲人、与朋友、与社会。佛便是你,你便是佛。

孤独者

从宇宙来说地球是孤独的,从生命来说人类是孤独的,从人生来说你我是孤独的。因为孤独是人的影子,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,没有光的时的影子已深入到你的灵魂。

孤独,有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的执着,有孤夜伊人去,独品临行语的愉悦,有半生飘零与羁旅,已是步履蹒跚人的无奈,有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的凄然。有加西亚。马尔克斯主人公村庄的消亡,有挑着灯笼在闹市中找人的梵高,有仗剑仰天啸的独孤求败,有在家等待妈妈下班的小孩子。

孤独是佛,她可以让你在静修中一次次觉悟。孤独是道,她可以让你参透山川河流。孤独是风,她可以驱散压抑已久的怅然。孤独是雨,她可以掩饰眼角那痕泪滴。

孤独是魔,她可以夜夜潜入梦中让你惊悸。孤独是鬼,狰狞的血口下满是颤栗的灵魂。

孤独是春,萌发的是生机与浊气。孤独是夏,展现的是少女的婀娜和沙漠中的独行。孤独是秋,累累的果实后有独自飘零的落叶。孤独是冬,漫山遍野皑皑白雪下有不肯冬眠的呻吟

夜行者

一夜离去,没有消失的熊星座爆出一片猩红。

轰响、火光。大山倒了,森林灰飞烟灭,于是开始奔跑,躲避猎人犀利的目光。

自恐龙绝种的那刻起,世界便走向混沌,为了钟鼎之地,狂奔、呻吟、怒吼,颤颤巍巍,满是血腥的枪口下,熬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。

一声长啸,刺不透迷茫的黑夜,却刺穿了狂躁的灵魂。心碎的声音如火山爆发,噼啪作响。

掠过丛丛荆棘,趟过片片沼泽,在飞梭般时光中,留下斑驳陆离的印痕。对着狰狞的困惑扑出双爪,山谷中,流星遗留的脆音依然回响。

黑夜的疲惫如噬舔鲜血般快意,黑夜的宁静如心头那座孤岛。只有梦影消退的时候,才知昨天的草原已被北风染黄,面对风沙呼啸,哭泣失去的绿洲。

于是,在猎人的蔑视和嘲笑中,在喧嚣刺眼的霓虹灯下,光怪陆离的重影与扭曲孓然的身子无所遁形。

梦魇者

恍惚中独自行走在荒原之中,远方满是诱惑的媚眼。

我强行闭起双眼,挣扎着、抗拒着。脚步如此沉重却无法停歇。一步、两步,每一步好像是一个世纪漫长,一个世纪后,身后先是一道印痕,慢慢的变成一道沟痕。

沟痕的那边彼岸花开,火红一片。

孩子,回头吧!亲人殷切呼唤。

快回来啊,笨笨!朋友真心召唤。

回头凝望着那副风景,泪如雨下,可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使宿命的脚步停下。

沟痕愈来愈宽、愈来愈深。到了无法逾越的时候,不得不朝着那曾经的孤独走去,明知那是炼狱,可别无选择。

我一步一回头,一步两注泪。身后明月依然,呼喊越来越远。我恐惧、孤独,向着苍天怒吼的声音变为惊簌的狼嚎。我悲愤、难过,眼中流淌的泪水来化为缕缕血滴。

行走在夜雨中,背离与不知所以的欲望滋生蔓延。不觉间,我发现自己四肢匍地,满身毛发,一种茹毛饮血的冲动如此强烈。

名医汇

挂号平台

预约挂号有哪些

名医汇